毕招莲被枉法行政处罚再审申请

2018-12-14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毕招莲被枉法行政处罚再审申请
  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毕招莲,女,下岗失业工人,1959年12月28日生;身份证610321195912280223.户籍住陕西宝鸡陈仓区虢镇街道办教师家属楼.现住渭南市临渭区西四路安和园6号楼一单元501室。电话:13892469706
  被申请人:宝鸡市公安局陈仓分局.法人:杨会军。局长。住址:陈仓大道
  被申请人:宝鸡市公安局. 法人:贺东.职务:局长,住址:市行政中心
  申请人因不服被申请人宝鸡市公安局陈仓分局陈公(东)行罚决字(2017)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被申请人宝鸡市公安局宝公法复决字(2018)第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向金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案,不服金台区人民法院(2018)陕0303行初第9 号行政判决书,不服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陕03行终第46 号行政判决书现提出再审。
  再审请求
  一 、撤销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陕03行终第46 号行政判决书;同时撤销金台区人民法院(2018)陕0303行初第 9号行政判决书,一并撤销被申请人宝鸡市公安局宝公法复决字(2018)第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被申请人宝鸡市公安局陈仓分局陈公(东)行罚决字(2017)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二、依法按国家赔偿标准,赔偿申请人相关精神损伤、误工费22000元。
  事实与理由
  2009年底申请人50周岁时,申请人因举报陈仓区经办中心、陈仓区人社局设租寻租卖社保等违法行为。陈仓区经办中心、陈仓区人社局偷天换日篡改申请人缴费记录、篡改女工50岁法定退休政策、篡改陕劳社发[2008]6号文,用参保职工到达退休年龄,缴费年限累计不满15年的通知,硬要到达退休年龄、缴费15年3月的下岗失业女工55岁退休报复申请人。申请人2012年给宝鸡市上官吉庆市长信箱信访,包庇无果。2013年4月3日给陕西省信访局信访请求省政府复查,省信访局庇护无果。2013年7月19日国家信访局信访求国务院复核,国家信访局只转办不督办5年多一直在办理中。
  2017年11月13日依法二次走访中纪委:“举报国家信访局只转办不督办(地方党委包庇袒护不作为)”。14日早中纪委接访后让申请人去找国家信访局,下午非接访日,国家信访局不上班。一点多去天安门广场游玩。通过安检时申请人包内给中纪委的举报信被查出未能通过安检;准备离开时,看过举报信的安检员问申请人:你愿不愿解决你的问题?申请人回答愿意后,他说我带你去一个能解决你退休问题的地方;申请人表示同意后被骗到北京非正常上访集散中心,遭天安门公安训诫一次后被接到宝鸡驻京办。15日市驻京办通知陈仓区接申请人回去处理信访诉求。但是,接访人王永奇和闫红良接回去以后,并没有按驻京劝返工作组要求,把移交责任书交给区信联办给申请人解决合理诉求,反而把申请人骗到东大街派出所同移交责任书交给被申请人。至此申请人不仅被整整限制70小时的人身自由;更为悲惨的是申请人包里装着举报信游玩天安门广场被认定为违法。在申请人拒绝签字的情况下,被枉法行政拘留。
  故此一审原告2018年1月16日依法提起诉讼,状告一审被告严重侵犯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利和信访权利。请求法院依法公正裁判,判决两被告对原告行政拘留违法。但是,2018年7月5日一审法院枉法以(2018)陕0303行初第9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起诉。原告不服,2018年7月6日依法提起上诉。然而二审法院为袒护一审法院包庇被上诉人竟然采取偷天换日手法枉法维持原判。申请人不服依法再审。
  一 、二审法院罔顾事实,混淆是非,指鹿为马;袒护一审法院包庇被告陷害原告。
  一审罔顾事实,谬言“原告走访中纪委【举报国家信访局只转办不督办(地方党委包庇袒护不作为)】是非正常上访;原告带信访材料在天安门广场过安检时【包内给中纪委的举报信】被执勤民警查获、被北京公安训诫一次”就是违法。
  二审法院大言不惭,谬言:“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这实属枉法庇护。
  “受案登记表”显示:“案件来源-移送。”性质-违法治安案件。
  “移交责任书”显示:“移交单位是宝鸡市驻京劝返工作组,接交单位是区信联办;
  移交人是虢镇街道办到京接访人王永奇;移交任务是:认真接谈,听取诉求,甄别信访问题,及时向驻京劝返工作组反馈工作情况。此表一式两份,一份由驻京工作组存查,一份由接访人带回送区信联办。移交时间2017/11/15。”移送案件。性质-合法信访案件(移交责任书不仅不能证明原告违法反而却能证明原告没有违法)。
  “报案材料”显示:“报案单位是--陈仓区虢镇街道办。报案时间2017/11/17”
  报案案件。性质-违法治安案件。
  二审认定上诉人违法的前三个“证据”严重“掐架”。大白话自己打自己嘴巴。
  所以二审法院罔顾事实,混淆是非,指鹿为马;袒护一审法院包庇被告陷害原告。
  二、二审法院采用偷梁换柱法伙同一审法院隐藏证据、故意把合法信访移送案件伪造成治安违法报案案件,袒护一审、包庇被上诉人、陷害上诉人。制造假案错案。
  一审被告提交的证据“2.报案材料”,“3.移交责任书”;原本是两单列证据。一审却把两单列证据二合一,变成证据“2.报案材料、移交责任书”;载在裁定上。
  “报案材料”是虢镇街道办提交证明一审原告违法的伪证;“移交责任书”是宝鸡驻京办证明一审原告没有违法的证据;这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证据。一审法院把移交责任书隐藏在报案材料后边、为一审原告违法作伪证;这纯粹视法律为儿戏。
  一审法院明知移交案是合法信访案件,不是违法治安案件;一审被告没有管辖权。案件的管辖和受理权都是陈仓区信联办而非一审被告。所以一审法院挖空心思-隐藏证据,把能证明一审原告没违法的证据--“移交责任书”,隐藏在伪证--“报案材料”后边;瞒天过海把移送案件伪造成报案案件。把合法信访案件伪装成治安违法案件。包庇被告、陷害原告。
  二审法院“询问”时谬说:“移交责任书不是证据,移交责任书只移交人不移交案件”。但判决书上又把“移交责任书”与所有假证伪证混淆隐藏在一起;谬言:是(原告违法的)证明。看看这就是堂堂宝鸡中院法官的素质。这样的法官能公正执法断案吗?这明显是二审法院伙同一审法院在助纣为虐替一审被告隐藏证据。
  所以二审法院采用偷梁换柱法伙同一审隐藏证据、故意把合法信访移送案件伪装成治安违法报案案件,袒护一审、包庇被上诉人、陷害上诉人。制造假案错案。
  三、二审法院采用偷天换日法枉法采信伪证、袒护一审法院包庇被告、陷害原告。
  一审法院用“受案登记表,报案材料、移交责任书,确认原告违法”是无稽之谈。受案登记表,报案材料、移交责任书三个‘证据之间’,不仅两两互相掐架;移交责任书不仅不能证明原告违法反而却能证明原告没有违法。一审对“证人王永奇和闫红良证言内容与原告询问笔录基本相符,应予以确认。”也是无稽之谈。一审原告询问笔录.不管在驻京办还是在虢镇派出所,一审原告始终陈述自己没有违法。
  报案材料:事发时当事人在北京,报案单位在宝鸡虢镇、不在现场;表明报案单位报假案。报案材料是假书证。证人证言:事发时当事人在北京,证人王永奇和闫红良远在宝鸡不在现场,表明王永奇和闫红良明显在作伪证。
  一审庭审质证时,法庭故意不传证人王永奇和闫红良、报案单位到庭接受质证。原告质证受案登记表、报案材料时被告一直无语;证明报案材料,证人证言均为伪证。
  一审用‘处罚审批表,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告知笔录,拘留通知书、拘留回执,及毕招莲、王永奇、闫红良身份信息表”等确认原告违法更是无稽之谈。
  一审被告证据12.“关于毕招莲信访问题的答复”,实为陈仓人社局《关于交办中央巡视组在陕开展“回头看”期间受理毕招莲信访事项》,为欺上瞒下,伪造的一套汇报材料。一审原告对此证据提起质证时,一审法院不准质证,言说:“此证据与本案无关,没必要质证”。但是判决书上不仅把证据12篡改放大,反而谬说:“原告认为证据12涉及其退休问题材料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认为原告的质证意见成立,对本组证据不予确认”。王法官既然对证据12不予确认,为啥要把“关于毕招莲信访问题的答复”篡改放大后载明在判决书上呢?其用心险恶,包庇被告,陷害原告。
  经过质证表明:一审被告提供的“受案登记表、报案材料、移交责任书”三者相互掐架。“处罚审批表、处罚决定书、处罚告知笔录、拘留回执、拘留通知书、身份信息表”没有任何证明力。“王永奇证言、闫红良证言、报案材料、”都是假伪证据。“训诫书”和“移交责任书”及“原告询问笔录”不仅不能证明原告有违法行为,反而互相印证原告在北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一审被告提供的证据链证明被告在枉法行政。但一审却罔顾事实,枉法采信伪证,包庇被告、陷害原告。
  二审法院谬言:“有训诫书、移交责任书、受案登记表、报案材料、询问笔录,处罚审批表、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告知笔录,拘留通知书、拘留回执,证人王永奇、闫红良证言,及毕招莲、王永奇、闫红良身份信息表等在卷证明。”
  所以,二审法院采用偷天换日法枉法采信伪证,袒护一审法院包庇被告、陷害原告。
  四、二审法院询问调查时罔顾事实、故意颠倒黑白、有意不传证人到庭接受质证、辩论,书记员故意混淆是非、严重篡改庭审记录,审判程序严重枉法。
  一审法院5月29通知取答辩书、传票,交换证据;6月5日开庭不足7天。庭审时,不准录音录像。庭审全程被告在先。被告先宣读处罚决定,原告后读诉状。原告宣读诉状时被限制不让读全状,只准简单说一下诉求。原告辩论、陈述不准重复。但对被告没任何限制。庭审结束时说择期宣判;后来又给被告说证据不足并让其搜集。一审原告三次请求一审法庭传虢镇街道办一人扮四种角色的王、闫出庭质证,法庭执意不传。一审庭审书记员故意颠倒黑白,严重篡改庭审记录;对辩论质证焦点“请问被告:明明是合法信访案件,你为啥要以治安违法案件立案?报案人不在现场,也无现场相关摄像录音等视听资料.所以报案单位报假案。证人不在现场,证人也无相关摄像录音资料;所以证人在作伪证。被告滥用移交责任书立假案造错案。被告以移交案立案,明知是合法信访案件,不是违法治安案件,没有管辖权。被告故意错立案后、又以报案采信制作伪证制造冤假错案等”都没记录。这样的枉法程序二审谬言程序合法。
  二审法院7月6日收交诉讼费,立案50多天无受理、交换证据、领取答辩状任何信息。几次催问后,8月23日一次邮寄: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司法公开告知书、廉政监督卡和调查询问传票给上诉人。8月30日询问调查当日才拿到答辩状。
  陕03行终46号,查询编码:180409101229181。查询密码:1815366。一审法院陕0303行初第9 号,查询编码:180409101229181。查询密码:1815366。二者完全一致!用宝鸡中院查询编码、密码查询不到二审上诉案件的审理信息。查询到是金台法院的一审信息:“案号陕0303行初第9 号,立案日期2018-4-17(实为1月16),诉讼费0.00元(实交50元);结案日期7月5日(实为6月28日)”宝鸡名曰公开案件审理流程信息,实际根本查不出审理信息实质。这严重违反最高法发(2018)7号规定。
  二审询问调查时,上诉人明确表述对询问调查形式有异议,对询问法官有异议;但法官无视有异议请求,执意询问调查。法官询问时,净问一些与案件无关的话题:“代理人提交的委托书代理权限是什么?代理人和上诉人是什么关系?你们是夫妻关系吗?代理人没有提交(结婚证)证明;宝鸡政法特产是什么意思?上诉状上你说你住渭南,你给中纪委的信为啥说你住宝鸡?你去中纪委上访了几次?中纪委收你材料没有?等”。当法官问到: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没有违法?上诉人回答:“移交责任书证明上诉人没有违法”。法官谬说:“移交责任书不是证据,移交责任书只移交人不移交案件”;上诉人反驳谬说时,法官拍桌大怒:“回答询问只准答,是或不是,对或不对。不许反问”。最后法官问:“你对一审认定的事实有无异议?”上诉人回答:“有异议”。“你对一审确认的证据有无异议?”上诉人回答:“有异议”。
  调查询问完毕后,书记员把笔录拿进审判庭小套间篡改将近一小时。拿出来让被上诉人签字后让上诉人签字;查对笔录时,对一审认定的事实“有异议”、对一审认定的证据“有异议”;在笔录中都没记载。上诉人拒绝在笔录上签字。上诉人拒绝签字的理由不光是询问笔录有篡改,主要原因是对询问调查形式有异议;对询问法官也有异议。最后上诉人向法庭递交了事先准备好的被询问答复词。
  答复书表明:【上诉人对询问调查形式有异议,理由如下:宝鸡中院法庭袒护一审法院、包庇被上诉人,故意不传证人出庭,不让被上诉人、证人接受质证;用调查询问形式审理,不仅严重违反“庭审在保护诉权、认定证据、查明事实、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司法规律。而且严重违反“实现诉讼证据质证在法庭、事实查明在法庭、诉辩意见发表在法庭、裁判理由形成在法庭。”的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同时严重违犯了《行政诉讼法》第86条、第87条等规定,这是枉法行为。
  因此上诉人按法释(2018)1号72规定:要求法庭休庭,择期另行开庭公开审理。】
  上诉人还试图通过给宝鸡市中级法院院长信箱写信请求二次开庭。宝鸡市中院院长信箱“拉黑”毕招莲邮件;毕招莲给中院院长信箱的投诉信发进去后被一次次退回。无耐最后只好通过中院邮箱给院长发信投诉。但二审法院最终没有重新开庭审理;2018年9月19日,二审用快递邮来“(2018)陕03行终第46 号”枉法维持原判判决书。
  所以,二审询问调查时罔顾事实故意颠倒黑白、有意不传证人到庭,不让被上诉人、证人接受质证、辩论,书记员故意混淆是非、严重篡改庭审记录,程序严重枉法。
  五、二审罔顾事实颠倒黑白,适用法律严重错误,徇情枉法判决;制造冤假错案。
  警察办案都佩带执法记录仪。北京公安给宝鸡市驻京工作组移交“训诫书”时,没有移交现场任何相关摄像录音等视听资料。“训诫书”,上面也没说明申请人在天安门广场有违反规定不听劝阻的行为。所以“训诫书”证明申请人没有违反天安门广场不允许信访人员滞留聚集的地方性规定。申请人系初次不知情,知情后准备自动离开。按北京地方性规定,申请人受北京公安训诫都是冤枉的。被申请人以北京公安“训诫”一次为由,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1款2项处罚申请人,实属枉法陷害。
  移交责任书证明申请人北京走访期间,没有违反中纪委的上访秩序,也没有违反国家信访局的上访秩序。所以申请人没有违反《信访条例》。一审法院谬说:“原告带举报信到天安门广场走访,其行为严重违反了《信访条例》第二十二条,扰乱了国家正常的上访秩序,原告的违法行为应当予以处罚。”这纯粹是王国胜法官枉法采用偷梁换柱法,包庇被告陷害原告。
  移交责任书、“训诫书”证明申请人在北京走访既没有违反《信访条例》;也没有违反天安门广场不允许信访人员滞留聚集的地方性规定。所以申请人根本没违法。
  二审法院谬言:“毕招莲因退休待遇问题信访,应按《信访条例》规定向有权处理的本级或上一级机关提出,或到有关机关设立或者指定的信访接待场所反映其诉求。毕招莲带举报信到天安门广场,但天安门广场是非信访接待场所不允许信访人员滞留聚集,毕招莲的行为是治安违法行为,依法应予以处罚”这纯粹是沈小波法官枉法包庇一审法院陷害上诉人。二审采用的是偷梁换柱法。偷梁换柱是无良法官的惯用伎俩。
  申请人因举报陈仓区经办中心、陈仓区人社局设租寻租卖社保,遭报复陷害59岁退不了休。9年来申请人先后向区、市、省、中央人民政府信访举报;但国家信访局只转办不督办,至今无果。故此依法走访中纪委“举报国家信访局只转办不督办”。
  敢问宝鸡中院:申请人向中纪委“举报国家信访局只转办不督办”、“申请人带举报信去天安门广场(未过安检)违犯了那条法律?有这样的法吗?陕西有吗宝鸡有?沈小波庭长你懂法不?院长你懂法不?难怪宝鸡司法局副局长说宝鸡中院法官不懂法。
  二审法院谬说:“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这完全是徇私枉法、包庇袒护、报复陷害行为。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明知上诉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明知一审法院枉法判决。为了袒护一审,书记员故意颠倒黑白篡改庭审记录;法庭罔顾事实,故意无视证据、隐藏证据,庭审法官故意不传证人接受质证,不准辩论;审判程序严重枉法。合议庭徇情枉法采信伪证。法院判决执法犯法,枉法袒护,制造冤假错案。这是犯罪。
  故此;按行政诉讼法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规定提起再审;请求高院查明案件事实,依法裁判,撤销原判,支持申请人的再审请求。
  此致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毕招莲
  2018年 9月 23日